成海

咸鱼
主乙女,同人廃
文/绘/MMD
雑食主义

▶凹凸/ES/彈丸◀
瑞吹/泉推/最原王马转子厨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573572/

emmm……慢慢摸索MMD

雷瑞有這——麽好!
可惜好像挺少人吃的感觉

【彈丸乙女/王马x你】

▶王马小吉x你。
▶短篇(吧

大写的OOC
只是写自嗨的(......
在lof上查了好多次都沒看见任何一篇彈丸乙女是我的错觉吗(尷尬.jpg)


  
        你和王马因为先前就已经约定好今天要一起出门而在市区上肩并肩走着,不过因为人潮实在是过於拥挤,再加上本身身高就不是很高,就算谨慎地注意著自己脚下的脚步和眼前因人海茫茫而有些狭窄的视线,要好好的行走起来还是有些困难。
  
  然而,现在突然发生这状况好像也是理所当然,因为本来两人就没有刻意走得特別靠近,而因此害的两人一不注意就被人群给冲散了。就算大声呼喊对方也不一定听得见,毕竟人声如此吵杂。
  
  基於在这样人群拥挤的情况下要找到对方好像无法视为上策,因此你决定先行自己钻到一旁的空地再来用打电话或任何方法和对方会合。正当你準备要离开时,突然一只手从你面前抓住了你。
 
   「——にしし、终于找到你了♪」
  
  虽然在这样吵杂的环境下并没有那么清楚,但还是隐隐约约能够听见由自己上方响起的熟悉声音,抬头望上,视线对上的同时对方也对着你笑了。原本为了叫住你而握上你纤细手臂的那只手越往下顺着直到牵住你的手后便紧紧握住。
 
   「这回可要好好握住我的手哦?」

Fin.

【あんスタ乙女/泉杏】

▶泉杏(いずあん)

偷偷用了陆服一周年的台词。(自首

暮色的夕阳透过成排的窗户一一洒进了室内的长廊、楼梯间、包括各个角落。因为放学的时间已经过了数十分钟有,所以平常拥挤喧嚣的楼梯间,此时却显得格外的广阔寂静。

突然间,从楼下似乎隐约传上来了阵阵沉重的脚步声,出于好奇的我便稍微侧头,由楼梯间扶手与扶手的间隙往下探了探。

……转校生?

她用两手环抱着从表面看就非常重的箱子,一步一步的踩踏着阶梯前进。
──怪不得脚步声这么沉重。

我慢慢踩着一层层的往下的阶梯下楼,直到走至她的面前。

「喂,我说你,抱着这么大的箱子打算走去哪?」

她只回答我:「这是要拿去给椚老师的。」之后便打算就这样一走了之,直直的经过了我身旁,连个问好或是再见的招呼都不说。

她就这样背着我缓步步上往上的阶梯,手中的箱子看上去抱的十分吃力,如此娇小的身影总是在我看得见的地方四处奔波,一会儿跑这,一会儿跑那,却从不喊累。虽然身为制作人,确实是必须为了偶像去学习各种事情,或是包办各种大小事……但说到底,她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给我。」

跟上了她的脚步后便将书包丟给了她,一举抱走了她手中那笨重的箱子。

「身为制作人不懂得尊敬前辈的道理,又不懂得适时依赖前辈,妳难道是笨蛋吗?」

见她支支吾吾的,明明想开口却又不开口,这种样子真是超~烦人。

「以后有困难直接说,不过帮不帮可就不一定了啊?」

Fin.

【凹凸乙女/格瑞x你】午睡。


▶凹凸乙女向。
▶格瑞x你。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中午过去,下午来了,这时间外头的风吹起来特別舒服,阳光也不像早晨那般刺眼,有著午睡习惯的你,选择带着喜欢的书籍到家门外那棵耸立的大树下的树荫靠坐著休息。

你用著纤细的手指一页一页的翻阅著手上的书籍,而且因为是喜欢的书,所以也看得特別起劲,幾乎将全身心都投入其中,不过因为这样也使得精神消耗的特快,待页数已经剩不到几页逐渐见底时,你沉沉的睡去。

舒服的微风中似乎夹杂著几分香甜的青草味,在拂过你时有些使些许发丝垂落於你的面前,不过因为过於熟睡所以没怎么发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因刚才的微风拂落於面前的发丝开始使你有些发癢,正当你逐渐清醒时,面前的发丝就已经抢先一步被拂开,并撩到你的耳后,像是察觉到你快要清醒般而像妈妈似的温柔抚摸你的头,好让你继续睡。

......其实,就算是在睡梦中也感觉的到,那几分熟悉的温度,是格瑞的手。

Fin.

【あんスタ乙女/泉杏】All for you.

繁體字注意。

#OOC必有

#泉↔杏,隱性雙箭頭。

 

這次文章標題與內容皆與前幾天的白色情人節有關。而以上兩點有雷請注意,OK?能接受的話就繼續接著看吧。(x)

 

   

  「白色情人節?有什麼好稀奇的,告訴我做什麼。」  

 

  ......不出所料,果然被對方直接了當的岔開話題。

 

  「難道在奢望我給你回禮?」

  

  「......」

      

  「......既然這樣,早點說不就好了,給。」

 

  泉伸出了早已拿著要給對方回禮的那隻手,至對方眼前隨處可及的距離,只不過不知道在杏找他說話之前,他到底將回禮藏在了哪裡。

 

  「原來前輩有準備嗎?」

 

  杏有些戰戰兢兢的用雙手接過回禮後向對方問話,但視線並沒有看向他,只是一味地凝視著回禮上的精緻包裝,在心裡不禁讚嘆了幾句。

 

  「別廢話,收下就是了,小心我下一秒反悔就把回禮給收回來啊~?」

 

  杏並沒有回應,只是露出了她那慣例的笑容望著泉。

 

  「超~煩人,居然能笑的這麼噁心。」

 

  口中一如往常地吐出了十分不討好的話語,但這些話,卻和臉上的淡薄紅暈成了極大的對比。

發現了這件事的杏,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時不時用他那雙白皙的手,試圖遮掩自己羞澀臉龐的樣子。

 

  「對了,如果明年的白色情人節還有聯繫的話,前輩還會送我回禮嗎......?」

 

  杏不經意脫口而出的話語,讓泉不禁意識到了自己與杏有著年級上的差異,雖然在杏轉學進來的第一天便早已知曉,只是自己故意不去想罷了。

 

  「瀬名前輩......?」

 

  杏故意將重音放在了對方的姓氏上叫喚著,只為了將他從他那看起來十分直眉瞪眼的樣子喚回。

 

  「......杏。」

 

  「是。」

 

  「你問說明年的白色情人節,我還會不會給你回禮?是嗎?」

 

  泉用著他那宛如碧海藍天的雙眸,直直凝視著杏問道。而正當杏想開口回應時,泉並沒有給他這個發言的機會。

 

  「會。我當然會。」

 

  「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因為我喜歡你。」

 

Fin.